未沙卫网

“在泵送系统中,10单位的燃料最后释放出1单位的流量,反之,节约管中1单位流量就能节约10单位的燃料!“

- 《自然资本论

 

Wed02212018

Last update03:59:39 PM GMT

Font Size

Profile

Menu Style

Cpanel

非洲:喀麦隆生态商业之旅

用户评价: / 1
好 
Share/Save/Bookmark

在喀麦隆一位部落首领及空军指挥官恩多戈中校的邀请下,今年1月底我踏上了去非洲的旅途,全程共14天,途径喀麦隆的海滨城市杜阿拉,主要考察地点是喀麦隆首都雅温得。总的来说,这个国家就像中国改革开放初期的华南地区一样,乱但充满希望。有经济学家说,过去20年世界经济的崛起看点在亚洲,未来20年世界经济的发展看点在非洲。喀麦隆目前经济正处于即将蓬勃发展的起步期,而当地人对自然天生的亲近、简单快乐的性格、促进国际交流合作的渴望使他们相对来说更容易理解和接受生态商业这个概念,喀麦隆总统保罗·比亚也适时提出发展绿色经济的国策,雅温得市区的海报和郊区国家森林公园时不时会出现“绿色喀麦隆”字样。它们都预示着喀麦隆的未来有可能避免重走中国污染加发展的道路,这一点让人颇感欣慰。

在雅温得期间,我拜访了4家社会企业和NGO、2个部落、在国家电视台录了1个节目,观看了1个大 型非洲艺术交流会的闭幕式,过程可谓精彩纷呈,但也经历一些惊险的事情,比如,手上的单反相机差点被吊儿郎当的巡逻兵没收、在部落里差点被呼啸而过的运输木材的大卡车逼入险境等等,好在有可靠的当地朋友在场,所有问题都化险为夷。

在雅温得,我住在恩多戈中校的妹妹,我的好朋友米歇尔家。她是玛雅激励组织(MAYA CIG)的创始人,一位非常有魄力的女性。她有一分很好的工作、一个幸福的家、三个活泼可爱的孩子和一大片自家的果园。 因为自己对农业和自然的偏好,她在三年前支持一位森林研究员的想法并出资创建了玛雅组织,为雅温得和周边城市的农户免费培训非洲巨型蜗牛的养殖。

米歇尔带我去参观了位于雅温得市中心的一位玛雅会员家的小型蜗牛农场。这个小农场就建在另一个小部落首领家的后院,蜗牛养殖3个月便可出售,每月产值约200美元,由玛雅组织提供技术支持和培训。不过,我注意到这家农场主家境本来就相当不错。从这家农场回来后,我和米歇尔深入讨论玛雅组织未来的可持续商业模式,我说,穷人买不起蜗牛苗,为什么你选择义务帮助富人建农场而不是给穷人提供就业机会呢?米歇尔突然顿悟起来,很快就决定改变原来只提供技术培训的策略,改为除了提供技术培训以外,还将在自己已有的土地上建蜗牛农场和相关的生态种植基地, 为当地穷人家庭妇女提供就业机会和现场培训。等我回国后,她写信来说,她丈夫非常支持她的这份事业,同意在家里给她腾出一个房间作为该项目的工作室,她要大干一场了。

在雅温得,让我意想不到的是拜访了一家叫Samiris的保险公司。保险公司咋听起来好像和生态商业、社会企业或者可持续发展都不沾边呀!不过,等到和这家保险公司的总经理罗杰先生聊过以后,我认识到保险业完全可以帮助解决社会问题的,社会问题恰恰也是生态商业关注的重要组成部分,因为生态不仅仅指环境生态,还应包括社会生态。

基于喀麦隆人中85%拥有手机的事实,Samiris开发了一项简单的通过短信服务实施保险的名为“SantePhone"的技术,从事各种保 险业务,范围覆盖教育、汽车、医疗等领域。这家公司在2010年底与喀麦隆政府签署一份社会医疗保险合同,2012年下半年将开始执行,这项业务使喀麦隆 社会医疗保险从无到有,将帮助数以百万计的居民提供基本的医疗保险保障。 据罗杰先生介绍,这个项目能成功签署下来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他的专利技术使购买保险变得很简单,另一个是他帮助喀麦隆政府从瑞士一家国家银行获得1亿欧 元的贷款。罗杰先生有意寻求国际金融合作伙伴,共同承担风险共同获取收益,将这个项目进一步规模化。

Samiris公司在雅温得市中心买了一片2000平米的土地,建了一栋2层别墅式的办公楼。当恩多戈和我从这栋办公楼里走出来的时候,发生了一件让我更加意想不到的事情。当时我们走到马路上的时候,我决定停下里给这栋楼拍张照片留作纪念,于是取出相机按下快门。这个时候,恩多戈已经差不多走到马路对面去了。

就在拍完照转身的一刹那,我突然看到一个穿制服的军人模样的男人气势汹汹朝我大步走来,手指着我的相机,大声吆喝。我听不清他在说什么,但估计是“不准在这里拍照”之类的。我很清楚这样一栋商业建筑没有不能拍照的道理,看来这个人是来惹事的。我一边护住相机,一边招呼恩多戈中校赶紧过来。这时候恩多戈听到我的呼喊赶紧折回来,了解到怎么回事后问穿制服的叫什么名字,哪个部门的。穿制服的人口齿不清,看样子好像喝酒了,他自报家门后说“怎么样?难道你要把抓进监狱呀?”没有一点要道歉的意思。于是恩多戈打电话找处理这类事件的部门主管过来,就在恩多戈和这位开车过来的主管说明情况和围观人群一片交头接耳声中,这位巡逻兵悄悄地溜走了。恩多戈后来和我说,这个穿制服的是个巡逻兵,刚才他说"不准在这里拍照,把相机给我!",这明摆着就是抢劫嘛。这样的军人在给我们国家丢脸,我要找到他,给他教训!

第二天中午等我再见到恩多戈的时候,他说我们去警察局录口供,昨晚那个巡逻兵已经找到了,现在在警察局等着。坐在办公桌后面有个领导模样的人把 那个巡逻兵叫过来,巡逻兵看到我们的时候表情有点尴尬,完全没有昨天那种气势汹汹的样子。后来我去录了口供,最后他过来和我道歉,我们握了手。警察局里突然出现一片祥和气氛。

另外一天大早,恩多戈中校带上一名保镖,我们一起开车到他的部落去。那个部落距离雅温得市中心有100多公里。巧的是,在路上我们碰上了一个穿着印有“Save Africa(拯救非洲)”字样体恤衫的老人,原来他是这个非营利组织的会员,这个组织在我来喀麦隆之前我们就有联系了。于是我们请这名会员带路,先直接把车开到大约180公里外的这个组织的实践基地去。

2月份是喀麦隆的旱季,在太阳暴晒下,大部分车的挡风玻璃都出现了裂缝,我们这辆绿色小丰田也不例外。车开得不算快,但一路上尘土飞扬, 灰尘都沾到人的头发和肩膀上去了,感觉好像要出去野战一样。我们经过无数个路障,路边有些村民认出首领的车,有的跑出来打招呼,有的奔走相告,我们的车呼呼地往前开,终于来到位于森林内部的拯救非洲基地。

这家组织的创始人原来是铁路部门的职工,因为看到森林被很多村民烧毁,自己决定创建一个位于森林内部的农业基地,一方面自己种植蔬菜瓜果,制造果酱饮品,一方面培训村民和猎户如何自食其力,保护环境,同时还接待国内外团体和散客到他们基地来住宿和进行农业实践。这家组织就这样存在了12年,基地内部有员工12名,同时拥有上千名当地会员,据说没有接受过外部基金的支持,都是依靠自给自足维持到现在的。这里面有两个值得争议的地方,一方面是他的基地就建在森林内部,相当于把部分树木砍下建立种植基地,这样做本身是否是在拯救森林?但不这么做,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呢?另一方面,他们主张吃素,这就大大制约了前来实习的访客或接受培训的当地居民范围了。

这家组织的成员抱有相当坚定的信念,他们购买了太阳能地灯和水泵,自己研发不同口味的果酱制品,丰富接待访客的各项服务内容,简直是在营造一个 向世人开放的世外桃园。由于地点比较偏僻,他们只能在基地某个特定的地点才能接收到网络信号,所以他们是定时去那个地点查收邮件和打电话的。让人惊奇地 是,他们已经运营了12年了!而且还在打算扩大规模,并一直运营下去。

从这家基地出来后,我们沿着原路返回,不久便到达恩多戈的部落。首先我们去参观部落里新建的小学。这个小学是恩多戈继承父亲首领位置后才建起来 的,看来他非常重视孩子们的教育。校长和恩多戈汇报了教学的进展情况,总的来说相当不错,不过这里还有些家长好像还没意识到学校教育有多重要,有些调皮捣蛋的孩子很难管教。所以,后来我们到老首领居住地去的时候,村里男女老少搬着凳子在广场上围成一圈,奇怪的是,广场中央树立着恩多戈祖先的墓碑和父母的墓地,这和中国习俗太不一样了!小朋友们就在墓碑上嬉戏。恩多戈给全村的村民发表了教育如何重要的讲话。有意思的是,村民们生活看起来都不富裕,很多房子破破烂烂的,身上穿的也衣服也旧旧的,但看上去都很快乐,而且几乎每个人无论男女都爱喝啤酒!据说,啤酒折合人民币高达约10元一瓶,大家有钱就去买啤酒,然后唱歌、击鼓、跳舞!

就像中国很多山沟里的孩子一样,一旦走出村子到城里去学习和工作,基本就不会再回去生活了,这个部落的情况也差不多。这部落的村民有出息的大有 人在,今年村里还有人当上国家部长了。出去的人传承着快乐的本性,剩下守村庄的还是快乐的一群人,大家对部落都相当有归属感。发展部落是首领和村民的责任,但似乎主要是首领的责任,村民们更像孩子一样,事无巨细地向首领或首领指定的代理人汇报,得到明确指令后再回去执行。部落的兴衰在丛林规则里还是相当重要的。

除了拜访这些组织和部落,在雅温得考察期间还有一件事值得提一下。那就是去喀麦隆国家电视台录制了一个采访节目。上节目的主要原因是这家电视台的一位部门总监通过恩多戈中校得知我这次来喀麦隆带了我们刚出版的书《有个世界在变绿-面向生态商业的智慧解决方案》,而他们电台有一个关于环境保护类新书介绍专栏,所以邀请我去电视台录制一期关于介绍这本书内容的节目,顺便谈谈中喀之间在生态商业领域的合作。

在录制现场中,除了介绍新书《有个世界在变绿》内容以外,我向大家列举了天然棉花种植、印第安部落的森林可持续砍伐、地材加工三个生态商业的典型案例,录制结束时现场响起一片欢呼声... 摄像师过来交换了名片,说他被对生态商业合作非常感兴趣,很想为此做点什么事情。

最后,在离开雅温得的前夕,我碰巧赶上了在喀麦隆市中心举行的一个大型非洲艺术展览闭幕式,于是我去现场观看了这个难得一见的活动,再一次见证了非洲部落文化、生态文化、创造力和快乐天性在喀麦隆人日常生活中扮演了多么重要的角色。

以上描述的这次喀麦隆的生态商业考察之旅直接引发CAEBA(中非生态商业联盟)的诞生!

2012.9.16

生态思维

生态思维促使商业与自然和谐相处

绿色技术

技术创新让经济与自然一起循环

商业设计

生态商业设计战略使经济再次飞跃

新政改革

政府促进商业生态成本合理分配

创想未来»

创造一个有生命的生态商业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