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沙卫网

“在泵送系统中,10单位的燃料最后释放出1单位的流量,反之,节约管中1单位流量就能节约10单位的燃料!“

- 《自然资本论

 

Wed11142018

Last update07:24:22 PM GMT

Font Size

Profile

Menu Style

Cpanel

技术牛人创业,处在风口,却掉坑里了,怎么回事?

用户评价: / 4
好 
Share/Save/Bookmark

编者按:技术牛人创业6年,经历了A轮融资,从100多名员工的高点回到目前3人团队的起点,到底出了什么事?

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虚拟现实、人工智能、3D打印... 这些是各个权威机构认同的正在产生或即将出现的新技术市场风口。从CBINSIGHTS发布的全球独角兽公司最新统计数据图可以看出,技术创业风口正在增多,独角兽公司出现频率正在加快。回顾以往每个风口过去,创业大道上毫无悬念地都会留下一个个坑,坑里埋藏着各种可歌可泣的创业先烈的故事。然而这些故事往往被新一轮热情洋溢的创业者们所忽视,加上倒在坑里的那些先驱中愿意拿这段真实历史出来开放讨论的并不多,于是高度类似的创业失足或投资失策的事件一再重演。所以当我听到身边朋友亲历下面这个在风口中掉坑的创业故事以后,马上想到给那些正在步入新风口的,尤其是互联网技术创业者和投资者们提个醒就显得很有必要了。下面我们来仔细了解下这个历经6年的技术初创公司的案例,这个故事的主人公叫“大卫”(化名)。

第一次和大卫见面是在2013年的夏天,从之前我们微信群的聊天记录来看,我对大卫的印象是一个干实事、有魄力、人缘好的手机游戏创业牛人,那时候大卫创业已经2年多了。他创业初期即凭借自己在原软件圈工作10年累积的信誉和人脉,快速组建了一支30多人的技术型团队,这个团队开发的游戏推出市场后也很快就盈利了。2013年手游市场如日中天,市场规模发生几何级数的飞速发展,同比增速高达371%。和几乎所有从事手游的创业者一样,大卫也在考虑在这个风口上通过融资加速公司业务规模化。公司当时已经拥有被证明的盈利能力、出色的技术开发团队、300万天使投资资金、如果再加上即将到来的千万级融资,成为一个同时集中了优秀的技术团队、风口级市场时机和资金条件的初创公司,似乎就可以大刀阔斧地大干一场了!

2011-2015年中国手游市场规模及增长状况

数据来源:工信部,中国市场调查网

说到手游开发,插播一下,也是在2013年的夏天,我带着强烈的好奇心跟着另一位校友,一位在圈内已经积聚有相当江湖地位的大哥去旁听了一个由他发起的20 来人组成的手游闭门会议。到那里才发现这个圈子牛人真多。一个自我介绍“无所事事”的小伙子是个出手上亿的天使投资人,一个隐忍多年的游戏开发高手在某款游戏成功推出后动不动就有千万进账,而且他们看上去很年轻,多数其貌不扬、穿着朴素、话不多、客套话几乎没有... 这么有意思的画风让我有点看蒙了,对手游这个行业顿生敬畏之情,总的来说,感觉有点“玄幻”,和我从事多年的工业市场差别大相径庭。于是过去三年我和手游之间的交集大概也就停留在这两次会面上,不过作为旁观者还是看好手游的市场前景的。

所以,当第二次见到大卫,听他说过去三年的创业经历好比“坐过山车”、“A轮融资,掉坑里了”,难免觉得这结果和我脑补的情景落差太大啦!实际发生的情况是这样的,2013年下半年前来和大卫洽谈融资的公司有两家,一家是有国资背景的某上市文化集团,另一家是私企性质的风险投资机构,前者接洽时间稍微早一点,双方谈得还不错,那就选它吧。当年大卫公司营业收入好几百万,净利润近15%。双方谈下来公司估值约9000万,前提是团队和业务必须快速规模化,从原来1个游戏开发团队马上扩充到4个游戏项目同时进行。国资公司在此基础上将分批注资,总投资额接近3000万,首期投资额为总额的1/5左右。

大卫算了一笔账,总投资额相对开发成本是有足够富余的,每个游戏开发周期1~1.5年,一旦推出市场,收益至少翻倍。于是,再次凭借其圈内的信誉和人脉,很快他就将团队扩充到100多人,里面不乏行业顶级人才。在市场风口的大背景下,前沿技术和丰厚资本相结合,似乎是双赢的好事。对文化集团公司来说,他们之后半年内股价翻番;对大卫来说,眼看着资金充足,于是决定从那些产生现金流的小项目转向开发周期相对较长利润更高的4个游戏项目上。

第二次注资还没落实之前,不幸的是国资公司的总经理突然病故而新接任者1年后才到位,因此大卫公司被分批注资的进度严重受阻。在首批资金进账以后,由于国资公司内部体制问题以及双方没能快速重新建立有效的沟通渠道,第二次及以后的注资迟迟无法落实。团队扩充以后,大卫公司每个月的人工支出超出百万元。到2014年年底,4个游戏开发进度都已完成了70%以上,但是迫于资金压力,最后只好做了一个从中旬就有高管建议而他一直抵触的决定:裁员。他记得当时把员工叫到会议室,告诉他们公司的财务情况,不得已裁员,请叫到名字的到一边,其他人留在另一边... 现场有好几名员工哭了!裁员结束后,公司只保留一个游戏开发团队,其余三个消失了。

故事听到这里,可以认为未来还是有希望的,前面不是说手游的利润很高么?然而,有谁能料到那个风起云涌的手游市场风口正在逐渐逝去,手游用户量增速从2013年的248%降到2014年的15.1%?!

图表:2011-2015年中国手游用户规模及增长状况

数据来源:工信部,中国市场调查网

那么,既然2014年国资公司因为种种原因不再投入资金,他们首期投资所占股份比例也不高,而手游市场绝对规模还在继续扩大,为什么大卫不另找一家风投公司融资,完成余下30%的产品开发呢?问题是新老股东对公司估值意见不一致。手游市场在2014年已经没有2013年那么火急火燎的了,新意向投资公司的估值与之前国资公司的估值无法统一,而融资决策按照公司新章程必须所有股东签字同意才能生效,但是该国资公司没有人愿意站出来签字。所以无论是国资公司继续注资还是另找投资机构融资的计划都搁浅了,而时间也很快地在双方费劲而无效的沟通中过去了...

好吧,保留一个游戏团队,如果能够推出市场,获得收益,问题似乎也不会太严重呀。然而,大卫说,“更加惨烈的情况出现在2015年”。年初最后一个单机游戏已基本开发完成,但是原计划销售对接的扣费代码接口在上半年被三大通信运营商一刀切地关闭了,到2015年底都没有重新开放。作为一个游戏内容的生产企业,一旦原先设定的销售渠道没了,事先也没来得及规避这类风险,产品的市场出路就被堵上了。于是,2015年,大卫公司再次裁员,经过过山车般的创业体验,公司又回到3人团队的起点。公司可以申请破产么?不行,因为国资公司不同意,如果申请破产,那就是“导致国有资产流失”。

话说回来,情况也没糟糕到极点。技术牛人仍然可以凭借自己的技术优势在可产生快速现金流的项目里继续生存,之前的资金压力和两次裁员虽然让大卫把自家房子抵押给银行,从银行贷款给员工发遣散费,但至少创业前工作10年已经积累了比同龄人好得多的收入,资金短缺还没到触及影响家庭生活的底线。假设2014年底不及时裁员止损的话,恐怕现在连家庭都会严重受牵累啊!想想真是让人吓出一身冷汗!

这个既典型又有些不可思议的创业故事也许对不少技术高人来说,他们认为自己如果处于大卫的位置会做得更好,这个真不好说。能够在风口和资本的双重诱惑下认清形势做出正确判断的创业者寥寥无几,不然2014年那846家获得A轮融资的公司也不会到2015年就尸横遍野了。事实上,大卫说他有好几位朋友正是听了他的创业经历后吸取教训才避免重蹈覆辙的。我想这也是他愿意和我分享这段经历并乐意看到我写下来的原因。而对大卫本人来说,他说自己最大的收获是,风控意识增强了!

作为非亲历者,我就不再“马后炮”地总结经验教训了。期待那些抱着碰运气心态而忽视商业规律的技术创业者稍稍停下脚步想想自己企业存在什么风险,是不是有更好的办法规避一下。也很期待经历这样一番波折以后,大卫能够在下一个风口给大家带来另一个版本的创业故事啊...

--------------------------

作者简介:

陈湘钿(Emma), 未沙卫网(VisavisNet.com)创始人,一家专注于视觉化生态商业智慧的国际合作平台,始于2009 年。《有个世界在变绿》第一作者,2012 年由科学出版社出版,海内外发行,至今成为长销书。

注: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作者及“本文原载于未沙卫网©VisavisNer.com”.  多谢!

 

生态思维

生态思维促使商业与自然和谐相处

绿色技术

技术创新让经济与自然一起循环

商业设计

生态商业设计战略使经济再次飞跃

新政改革

政府促进商业生态成本合理分配

创想未来»

创造一个有生命的生态商业未来